欢迎光临 西柏坡创新教育培训中心
西柏坡创新教育

热门推荐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培训资讯

95岁抗战老兵郭密:我与“狼牙山五壮士”的真实经历!

郭密,男,1923年9月出生,河北省易县人。1940年入伍,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,两次荣立大功,被授予三级解放勋章、独立自由奖章、抗美援朝一级勋章。1983年离休。出版有自传体文集《难忘的岁月》。

2018年3月的一天,打电话问候晋察冀老兵郭密,虽然已是95岁高龄,但老人依然能听出笔者的声音,并很高兴地聊了一会儿。说起2016年《解放军报》上刊登的那篇《铁证:“狼牙山五壮士”的真实细节无可置疑》文章,老人很高兴地说,“军队媒体早该站出来发声了,前几年之所以出现各种关于五壮士的谣言,主要是官方媒体不发声,个别媒体和网络又起了推波助澜的坏作用。”

为狼牙山五壮士作证,一直是这位晋察冀老兵持久以来的心愿。2012年6月当面接受笔者采访时,郭老就信誓旦旦说,“狼牙山五壮士是著名的抗日英雄,是我们晋察冀军区的骄傲,也是名列民政部公布的首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,他们不仅和我同在一个部队,葛振林、宋学义还和我是抗大分校的同班同学,他们的英勇事迹真实无误,这点我可以作证。”

狼牙山五壮士就出自郭密所在部队

狼牙山,坐落于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西部的太行山东麓,距县城45公里,因其奇峰林立,峥嵘险峻,状若狼牙而得名。早在两千年前的战国时期,“狼山竞秀”就是当时的燕国十景之一。它不仅是一座雄险奇伟,景色秀丽的名山,更是一座英雄的山,八路军五壮士浴血抗击日寇时的舍身跳崖使它闻名于世。

1923年10月,郭密就出生在狼牙山下一个名叫裴山镇向阳村的地方,家里除了父亲郭田富、母亲郭王氏之外,还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。

1937年8月16日清晨,乡亲们还在睡梦中,日本鬼子的坦克就开进了向阳村。由于年纪小,当时郭密并不害怕,还跑到南街去看热闹,并在那儿遇到了一个抓母鸡的鬼子,鬼子见来了个小孩,就让他找绳子把鸡绑起来。郭密顺手揪了根地瓜秧,结果在绑的过程中把鸡给放走了,小鬼子气急败坏,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。这边鸡给放跑了,他家的毛驴却又被鬼子给抢走了。那可是全家的命根子也是唯一值钱的东西啊。

1938年春,地处河北的狼牙山地区成了鬼子、国民党和共产党你来我往的半沦陷区。八路军来了,发传单、写标语,召集乡亲们开会,宣传党的抗日政策,也兼具打鬼子。平时,国民党领导下的二路、七路、十路军耀武扬威,和土匪恶霸一起作恶乡里。但鬼子一来,国民党的部队就望风而逃,八路军则利用游击战术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,同敌人周旋。

1940年,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,经过反复选择,17岁的郭密参加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,开始走向革命的道路。

“百团大战”时,郭密在晋察冀军区一分区政治部组织科巡视团当通讯员。在井陉激战中,煤矿火车站日本站长助理和妻子被炮弹炸死,遗留下两名女孩——美惠子和瑠美子。当时,分区下属三团一营四连2名战士听见小孩哭声,就奋不顾身冲进浓烟滚滚将要倒塌的房子,救出了这两个小孩。随后,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派人将两个小女孩送往军区司令部。聂荣臻司令员指示专人照料,后来附信一封,将两个小女孩送还日方。

1941年9月,日本鬼子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,对花塔山、狼牙山地区发动了两次大的合围。9月25日拂晓,围攻狼牙山的敌人在飞机、大炮掩护下拼命向棋盘陀进攻,负责掩护部队转移的分区一团三营七连六班在班长马宝玉、副班长葛振林带领下边打边撤,最后面对步步逼近的鬼子,打光了子弹的五壮士喊着口号纵身跳下悬崖。棋盘陀上有个道观,打仗时候老道士就躲在小山洞里,正好目睹了五壮士跳崖的壮烈一幕。他看到有两个人被悬崖上伸出的树枝挂住,便急忙跑到部队报告消息,经抢救,葛振林、宋学义幸免遇难,但马宝玉、胡德林、胡福才三名同志却牺牲了。

棋盘陀战斗结束后,一分区政治部将情况进行了上报,五名战士的英雄壮举迅速传遍了全军全国,被誉为“狼牙山五壮士”。1942年5月,晋察冀军区举行了“狼牙山五壮士”命名暨反扫荡胜利祝捷大会,聂荣臻司令员对五壮士行为给予高度评价,认为:“他们身上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优秀品质,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。”新中国成立后,狼牙山五壮士的英勇事迹被收录进小学课本。

后来,郭密随所在部队征战大江南北,离开了狼牙山地区,但不管身在哪里,在什么岗位上,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生他养他的小山村,也忘不了长眠在那块热土上的战友。解放后,他也多次回去,看望家人和乡邻,祭奠战友和勇士。

和狼牙山两壮士成为抗大同学

1944年3月,党中央从敌后抽调一批干部送往延安中央党校学习,晋察冀五分区政委罗元发(开国中将)就在其中,作为首长警卫员,郭密随行前往。

罗政委的爱人是河北易县猫儿崖人,在分区保卫科当干事。要去延安了,罗政委不放心家中老人,就让郭密到家里去探望一下。临出发前,罗政委爱人让郭密给父母带了一些边区的粮票和银元,并配备了一支驳壳枪、20发子弹和一匹快马。由于老家离猫儿崖都很近,郭密请示想顺便回家看看父母,罗政委也很爽快地同意了。

到家第三天中午,郭密正在与母亲唠嗑,忽然听到邻居家的鸡“嘎嘎”直叫,趴近窗户一看,几个日本兵正追着院子里的鸡到处跑,一只老母鸡被追得飞到他家猪圈上。见势不妙,郭密急忙抓起枪,隐蔽观察鬼子的动向。好在鬼子对飞到猪圈上的鸡并不在意,抓了几只就叽里呱啦讲着话走了。

从家里回到部队后,开始为赴延安做准备。除了政委和爱人外,随行的还有两名警卫员、一名勤务员和一名马夫。经过长途跋涉、穿越多个敌占区封锁线后,一行人安全到达延安。刚开始时,晚上可以陪首长去中央党校礼堂看戏,还能经常见到毛主席和他的老师徐特立,早上散步时还能见到朱德总司令。

有一天,罗政委看他没事,就说:“小郭,我学习期间,你也去学习学习吧”。于是,当天晚上他就赶到了抗大二分校所在的陕西清涧县城,被分到二营四连一排三班学习。当时抗大校长是孙毅,治校十分严格,除学习文化外,还学习刺杀、投弹和射击。他所在的班共有12个人,正、副班长就是狼牙山五壮士的幸存者宋学义和葛振林。

对于宋学义和葛振林的情况,作为首长警卫员的郭密很清楚。五位壮士跳崖后,晋察冀军分区发出训令,通报了五壮士的英雄事迹,号召全区指战员向他们学习。并决定:1、在每次战斗中,高度发扬英勇顽强的拼搏精神,以战斗的胜利纪念他们;2、在烈士牺牲的地点建纪念碑,命名为“狼牙山五壮士碑”;3、决定马宝玉等烈士作为一团模范连七连的荣誉战士,每逢纪念日点名时,首先由荣誉战士点起;4、对于光荣负伤的宋学义、葛振林两名同志,除了通令嘉奖外,各赠荣誉奖章一枚。后来,军区还分别奖给两人“模范青年”奖章各一枚。因为三个人都是易县老乡,见面之后自然非常亲近,关系处得也特别好。

两个月之后,罗政委学习结束,郭密也回到延安随政委一起奔赴东北,离开了抗大分校,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宋学义和葛振林,只是解放后有一次在画报上看到过他们两个人,其中宋学义是少校,葛振林是中校。

难忘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

抗日战争解放后,为了解放东北战场,党中央决定向东北输送大批干部,经过争取,郭密随部队到达锦州,被任命为一团一营营部指导员,具体负责营直属队的政治工作。

1946年8月,在辽西女儿河地区同国民党打了第一仗。根据敌强我弱态势,将部队撤到半截塔地区,同敌人展开了游击战、破击战,逐步向运动战过渡,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。同时继续发动群众,壮大队伍,巩固根据地。在攻打王爷府的战斗中,一连指导员不幸牺牲,当时战斗打得相当激烈,部队减员比较严重,在这关键时刻,团长将他调到一连任指导员。他一边熟悉连队情况,一边配合连长指挥战斗,很快进入角色,带领官兵胜利完成了战斗任务。

在隆化战斗中,他正率领部队向预定目标前进时,突然“扑”的一声闷响,一发炮弹落在他的脚右边,把地钻了一个大洞,幸运的是一颗臭弹没有爆炸,战友们都为他出了一身冷汗,连长也与他开玩笑说,“蒋介石还不想拆散我们这对老搭档啊”。

漫长的岁月中,郭密又先后参加过两次杨杖子战斗、狼山庙阻击战、血战350高地、夺取昌黎城、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、渡江战役等大大小小的战役和战斗,可谓是枪林弹雨,九死一生。

1949年8月,担任营教导员的郭密在江西某地剿匪期间,被选为驻地党代表,并到江西军区疗养院疗养两个月。和电视剧《亮剑》主人公的爱情故事一样,在那里他遇到了疗养院护士于秀坤,并由疗养院院长王佐民做媒,成就了一段跨世纪的美好姻缘。

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,郭密所在部队作为48军先遣部队,奉命从南昌市樟树车站出发,经过三天四夜抵达锦州北大营改装、整编。1951年1月下旬,时任605团政治处副主任的郭密随部队开赴安东,与苏联红军共同防守鸭绿江大桥。当时中苏双方都投入了大量兵力,白天空军、高射炮、雷达、探照兵军兵种协同作战,昼夜坚守;夜间作战炮弹爆炸的火光、探照灯光,使鸭绿江面和新义州、安东两市亮如白昼,打得敌机难以接近目标。转入机动作战后,他又经历了多次战斗,亲眼目睹了战争使平壤、新义州、沙里院三座城市几乎被夷为平地。

1958年回国后,郭密先是到南京炮兵预备学校学习,之后回到沈阳军区炮兵司令部某团当政委。1964年末转业到东北电业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工作。在电力部门期间,他转战东西南北,从辽宁到四川再到内蒙,筹建和建设了大大小小17座电厂,直到1983年光荣离休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郭密87岁的老伴于秀坤也是一名经历过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,两位老人不仅因疗养相识相爱,有着《亮剑》里李云龙与田雨式的浪漫爱情,还一起度过了婚姻中的“金婚”,真正实现了“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”的爱情誓言。前些年,离休后的郭密和老伴每天打打台球、看看电视、散散步,生活非常充实。这两年,随着岁数越来越大,腿脚也渐渐没有以前那么利索,多数时间就呆在家里不怎么出门了,四个儿女就分头回来陪伴他们,日子过得安详无忧。作为一名入党70多年的老党员,他依然每月按时积极交纳党费,通过电视报纸了解国家大事。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则是:“没有共产党的领导,就没有今日之中国,更没有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,这是每一个党员、每一个群众都必须牢记的”。